1. 主页 >

玛雅时代是什么时候

       母亲闻风而至,牵着我回家换衣服。母亲笑嘻嘻地凑过来,轻轻摸我鼓起的肚皮,说:月亮在这儿呢,多么圆!母亲说这话的时候像是一位哲学家。母亲看着我吃完了就说:好了,早饭吃了,咱们赶紧拾菜吧,背篼装满了就回家。母亲哽咽着说:再穷,我也不让你们一个离开了。母亲说:现在确实没钱,等筹到钱一定给您送去。母亲说,猪爱吃野菜,用野菜喂猪,能省一些粮食,省的粮食用来养鸡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无意中发现了这把刀,又看到刀上布满了死人的血,不由得一声尖叫,将刀扔到了灶火里。母亲已经把杀好的鱼,拌些面粉,两面煎至金黄,我和弟弟、姐姐还有母亲一起,围着灶台,享受着一顿最鲜美的盛宴。母亲对她的子孙们、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留恋,她多次给我讲:要不是得这个病,我还可以多活几年,那该多好啊!母亲眼角流出的泪水将永远静止在我的脑海,在我的脑海中成像,并将一次次的播放。母亲说,人在哪儿生得在哪儿死,你爸在那边等我呢。母亲说,在教堂里唱,站在模样像他一样美的那些镀金天使的下面!母亲告诉她,父亲根本没有锻炼的习惯,更不会打太极,为了让她能回家吃口热饭,父亲和母亲一起编造了这个练太极拳的谎言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同意去参加,却让小男孩感到很不安,这将是他老师和同学首次见到他母亲的机会,但她的出席会让他很难堪。母亲虽终日忙碌辛苦,也不能使女儿快乐起来。母亲听我这么一问,顿时惶恐起来,边说边慌里慌张地往外跑去。母亲拿喷壶的手,总是轻轻地举起,然后壶口朝下,让水一点点地倾泻下来,一滴滴地浇灌到花朵上、枝叶上、花盆里。母亲为我讨得七百元钱,我才得以上学,我的前程中蓄满了母亲的泪。母亲告诫我们:人穷不能志短,贫穷不生贪念;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母亲和绝大部分的农村老人一样,一辈子信神信鬼的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是勤劳能干的,每年夏天父亲出员们打工的时候,母亲一个人照顾外面十几亩地的庄稼,照顾我们兄妹的衣食起居,照顾家里的三头牛,两头猪,一只狗,还要抽空给我们做千层底的布鞋,母亲说,布鞋穿在脚上舒服。母亲的爱,感动了我许多年,她很爱我们,她付出了许多,这是任何人都比拟不了的。母亲近来常感叹身体大不如前了,我知道这是生命的自然法则,谁也无法改变。母亲接着说:这叫牡丹花开富贵家。母亲虽没多少文化,却懂我心,知我意。母亲从早晨走后一直到晚上掌了灯才回到家里,两只小脚整整走了一天的路。母亲获得过好多奖状,粘在我家堂屋的后墙上,不知粘了多少张,也不知是哪年哪月的,可惜有一年茅屋在风雨中倒塌了,母亲的奖状一张也没能保存不来,为此我常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会说话,我们反倒高兴得不会说话了。母亲一听到大木的声音,就颤抖着站了起来,唤得更勤,一双手摸向远方,平举得像一架飞翔的梯。母亲顿时惊呆了,许久才缓过神来说:明明是一匹交到你手上,怎么就变成一丈呢?母亲那时候还年轻,急着跟我说她自己,说她小时候的作文作得还要好,老师甚至不相信那么好的文章会是她写的。母亲笑笑,摇着头,去厨房帮我拿来了凉好的酸梅汤。母亲靠着去给有基建的单位打零工,有时是去挖土方,有时去挑砖头,有时去打碎石,有时去筛沙,总之,有什么适合做的就去做什么。母亲对子女的恩如海、情如山,是我们做子女的一辈子都报答不完的!

       母亲说:有钱的人也需要主耶稣,主说:赚了全世界赔了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。母亲还在父亲身旁等我的消息,怎么说呀!母亲腌咸菜做起来麻烦,吃起来方便,尤其在家庭贫困,不能经常买鱼肉,及蔬菜青黄不接的时节,母亲的腌咸菜,更受青睐。母亲留下来了,小弟的儿子也留下来了。母亲也着一身粗布衣衫,头上还包着头巾。母亲年轻的容颜,父亲佝偻的背,爷爷传下来的铜酒壶母亲说什么也不让看,在我再三讨要外加耍赖之后,她才有些不情愿地把那本旧书递到我手里。